懒癌晚期的假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

我能想起最浪漫也最难受的,大概就是一同走过万水千山,看遍风花雪月,最终却难逃别离后永不再见

突发奇想想填坑,把每天回家都会看到一帆在装死自己唱了,结果肺活量不够就算了,拼命口胡把自己都逗笑了。

金工实习的第一周已经过去了,下周的内容应该是做锤子吧,不知道女生可不可以和男生一组呢……其实金工实习比平时学习容易多啦对我来说,可是还是懒,还是怕累。然后然后大学的一半马上就要过去了呢,如果我考不上研究生的话,虽然我如果一直一直像现在这样的话肯定是考不上的了,可是不考上的话感觉后半生无望嗷。

大学到底是让我变得成熟了还是堕落了啊,总有人说我傻,那应该是确实不够成熟吧,可是我觉得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啊,而且为了保护自己而刻意去表现得傻一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记得……可能我现在也慢慢变...

我的入坑小怨念嗷嗷,你最可爱了!!!

天使和精灵

像是设定一样,快要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ooc……小段子?

私设+胡言乱语,如有不适,打我请轻点


这里是白色虚无的空间。天使穿着白衣,身后的白羽飘落,却融入空间中找寻不见。他已经睡了很久了,清澈的青蓝色眼睛仿佛只存在记忆中,他纤长的睫毛一动不动。

迷路的精灵误入了纯白的世界,找不到出口,只能朝着远处小小的光晕飞去,就这样,她见到了美丽的天使。天使坐在满是锈迹的椅子上,脚下插着的剑丛像荆棘一样簇拥着他,干涸了的血迹凝结在剑上。他手边那柄剑上的王冠是跌落的吗?它崭新而光亮,鲜血也仿佛红宝石一样凝结其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没有风,精灵好像失去了飞翔的力量。她静静的看着天使的面庞,颤着翅膀,...

原本入坑是想当甜娘的,大概,可是现在喜欢的裙子越来越不甜了😂什么时候回来写东西…等我看点书学学说话吧x

没脸上lofter了…我是个僵尸粉啊僵尸粉!!!

虽然会偶尔上来扔文,可是好久没有好好看过lofter了。那么晚了我又开始透支自己的身体了,却好好的回忆了一下从前的我,大概。
我到底还是没有原来那么好了,写的东西也好,内心也好,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像我许的愿望一样,没有变得虚伪吧。不要再打游戏啦!你快要打成废人啦_(:3」∠)_多看看美丽的校园不好吗,图书馆的书和自己买的书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还有,好看的本子用完了才能买更多好看的本子,嗯。最重要的,无论是功课还是待人,多学习一点嘛!求你啦!
其实写这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是因为……曾经有人真心待我,可是我因为各种障碍无法好好回应,现在觉得后悔了也不敢再回头找……怂得我_(:3」∠)_
给过我回忆和温...

无声

不那么久远的ooc系写手西河,不知道还有人见过我吗(。)文笔退化,看看就好。


乔一帆从小有个毛病,一感冒就容易嗓子疼得说不出话,小时候家里人在这方面废了不少心思,饮食啊生活习惯啊处处都注意着,随着年龄的长大,乔一帆终于是不是次次都那么惨了。不过家里再怎么注意,自己没有那个意识还是不行。

这是乔一帆上大学来第一次犯病。换季加上前几天的肠胃不适抵抗力低,成功的让他喉咙里发起了痒,再加上自己嘴馋忍不住吃的一个烤串……

邱非,今早能帮我带个早饭吗?

以上内容来自邱非的手机屏。这个时候他已经晨跑回来,正准备叫乔一帆起床,就看到他乱蓬蓬的脑袋钻出了蚊帐,说实在的这个动作如果放在半夜,邱非也会被...

苏州,因为自己不会玩所以玩得很累,有下次的话要好好玩呀

还活着(。)

我想清楚啦,也许缘分就到这里了吧。大概我还是有一点成长呢,第二天学着冷静下来,第二天学着以后都要更温柔更柔软。已经不想再分锅了,事情都这样了。我的声音你听不到也没关系,这次我想让神知道呢。

我想把我所有玩游戏的欧气都分给她,希望她无论在哪里,都能多一些快乐,少一些烦恼。这样的祝福看上去好像太假惺惺了,所以还是不要让她看到好啦。

不过神啊,我是真心的。

我大概不会再像原来一样需要这些少得可怜的欧气了吧。已经长那么大啦,慢慢的要学会现实起来,从前没有读过的书,从前浪费的时光,到现在终于要到我偿还的时候了。她也许不再需要我这个朋友了,而我也还有其他爱着我的人,努力学习用更好的自己面对她们吧。珍...

一份三无食品 乙女向

意识回复的时候,你感受到了温暖的气流。你不知道自己是梦是醒,睁开眼睛,只看到薄薄的雾气。在草丛上站起,你拨开薄雾朝着前方走去,等到雾的那头出现了其他的色彩,你才终于停住了脚步。那是在将要得到答案时又迟疑了,未知总是同时带着好奇和恐惧。

“过来呀,我的爱丽丝,你在害怕什么?”

有人影在靠近,从模糊到清晰。他摘下装饰华丽的帽子,笑着对你鞠一个躬,金色的头发顺服的贴在脸庞两侧。

“你没有白兔的指引,我这边的笑面猫也总在睡觉,如果没有互相的陪伴,我们该多无聊。”

牵起你的手,在指尖落下一个吻。你被牵引着从迷雾中脱身,四周的灌木丛清晰而又散发着芬芳。在他的身旁落座,长长的桌子对于两个人来说还是过...

嗯嗯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有满满的栗子!
顺便希望17年不要再咸了…_(:з」∠)_

圣诞

妈呀这个末班车赶的,宿舍快断电了不想改了题目也是瞎写的

之前和基友说好圣诞给零凛发糖,结果磨蹭了两天,好久没正经写文啦!,ooc严重请注意,如有不适,可以打我


朔间零推开棺盖坐起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轻音部的活动室在傍晚之前都没有人来,没有被空调烘烤过的冷空气灌入了温暖的棺材,很容易叫一个迷迷糊糊的人立马清醒起来。

老年人怕冷,必须马上躲回自己温暖的棺材里,然而还没躺下去,屋外的脚步声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凛月,真的不去医务室吗?你的手心有点烫啊。”

“不用了……阿嚏,我可是吸血鬼哦,才不会那么容易就生病,是真君太操心了……”

窗户上只有一层薄薄的水雾,不用太费劲就能看出...

从前有一只小猫,无论什么时候都在角落的阴影里睡着,好像什么事情都和它没有关系。

从前有一只小狗,虽然总叫嚣着自己是孤高的一匹狼不想和谁同行,可还是时不时的会去给睡着的小猫添个毯子,舔舔毛。

“为什么老要打扰我睡觉啊。”

“虽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本大爷难过,可是看着你睡的地方舒服了,本大爷会更高兴,快感谢我吧。”

“既然你喜欢这里,想睡的话就来睡吧,只要别打扰到我什么都好。”

“???”

“ZzzzzZzz……”


yuin的晃凛……这样太敷衍了不好呀。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会有喜欢我的人了,可是会被我吓跑的,都会被我吓跑的,不要想着靠近我不好吗,我们保持距离不好吗,你不要让我难过,我也不想你难过呀

阳夜

“呐,阳君,夜君是不是喜欢你呀?”

“哈哈,我们都是男人,怎么可能啦。”

“那如果,夜君是女孩子呢?”

如果,夜是女孩子呢……

脸蛋哪怕说不上是特别美丽,但怎么样都会很可爱的吧?声音和性格都软软的很温柔,又那么会做饭,怎么想都是理想一样的女孩子吧……

“阳君你看啊,你们从小就在一起,夜君一直都在关心着你的吧?虽然夜君对谁都很温柔,可是我们女生都觉得阳君对于他来说是特别的呢。”

如果是女孩子的夜喜欢我的话,我说不定也会接受的吧,不对,是一定会很高兴的接受的。...


关于栗子的流水账小段子(二)

干脆叫幼栗的小段子算了哦,还是流水账,看得出来是绪凛吗?

2.糖果

“凛月!凛月!你快起来啦,今天你是不是又把我的糖吃掉了?”

午后的阳有些刺眼,红发的男孩子为了寻找偷吃的嫌疑人跑得满头大汗,在灌木丛中找到黑发的孩子时,发现他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睡得很香。

“唔……真~绪好吵啊……”

“先不要说这个凛月,今天老师奖励的糖是不是被你吃掉了?”

“我好困,不记得了啊……今天低血糖有点头晕,尼~酱说那种时候要吃糖……”

无论衣更真绪怎么摇晃朔间凛月,对方都是闭着眼睛不愿意睁开的样子,可是那是老师的奖励诶!就这么被偷吃了,小偷还一点反省的样子都没有,这样真的很令人生气!

“凛月你先醒过来!...

除个草,给邱非小天使的生贺,我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打开,嗯别以为是肉啊,是自己翻唱,而且没唱完的《荣光》

http://changba.com/s/1iRqwjbPhCCQX2nOQx1I-A?&code=RkvQSz26klohxQ9BGinDUQf3emnInpF9fUhLM9UIEpuBEWGpxjsbOdbOZk1_i9hs6WI6JfcO7Xj4giFvMdzvFaxtyoQ0toHYVGFk7sjAC_I&sharetag=tag_20160812&code=Gt1bjDM0qnGoGL9tNe9XXVCtGQxFRUmu4oqY66eX66m5a3Q8_tpKM...

甜段子day12

cp邱乔,ooc


   这次的假期作业和以往的不太一样,老师按照各科的分数来布置,也就是说哪科越差,假期的作业也就越多,这对于偏科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偏偏乔一帆就是为数不多的偏科人群之一,哪怕已经从理科班转到了文科班,该学的数学还是要学,被邱非辅导了一学期,最后的期末考虽然不至于不及格,可分数在这个大部分人都在110以上的班级还是不太好看。

   这个夏天实在是太热,乔一帆穿着背心趴在桌上,电扇照着他的后背吹,可是汗还是不停的在往下淌。远处好像有蝉在叫,可是抬头望去只能看见窗外几乎能刺伤眼睛的阳光洒满了整个院子。

“邱非...

关于栗子的流水账小段子(一)

  1. 蝴蝶结

    (朔间兄弟,吸血鬼设定,年龄差挺大,栗子幼年……ooc流水账,颜文字出没注意避雷)

 “哥哥哥哥你回来了呀?”
朔间零打开门,看见自己小小的弟弟张开手臂想要抱住自己,又怕身上黏黏的东西蹭到自己身上的可爱样子,一晚的疲惫都突然消失了。
“嗯我回来了,凛月今天做什么了呀,小脸都弄得脏兮兮的喏。”
看见哥哥注意到了自己脸上的脏东西,小小的凛月露出了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本来也没有要责备他的意思,朔间零只好捏捏他肉嘟嘟的小脸,帮他把脸上沾着的东西擦掉。
“诶,是巧克力吗?”
“嗯,之前哥哥带回来的巧克力蛋糕很好吃,所以凛月也想学,以后做给哥哥吃。”
“不过像这样弄得一身都是会很麻烦呀...

如果说喜欢上一个人只需要一句话或者一个“A对B一见钟情”设定,甚至连理由都不需要的话……我就不会那么久不填坑了
培养感情好难哦
看着别人的文里随随便便就深爱了好生气哦

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不是要吐槽一见钟情的设定啦,是特指开头两个人互相不认识的情况下,见了一面没发生什么事件就喜欢上了,哪怕对方再怎么好也…不会好到那样呀_(:з」∠)_要说一见钟情也行,可是那么多人都一见钟情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Qwq……没有想要冒犯谁,只是因为最近坑太久了,好不容易爬上lofter来看看还看见之前很喜欢很喜欢的一个太太最近写的让我有些心塞,本来雷这种东西我自己不去踩就好的……嗷呜

我是一个僵尸粉,僵尸粉,僵尸粉,萌萌哒的僵尸粉~( ̄▽ ̄~)~

被自己的脑洞萌到了嗷嗷嗷,想了想叽萝长大以后变得淑女了,但是还是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调()戏炮炮,炮萝长大以后虽然不那么天然呆了但是多了点小傲娇,经常被二小姐逗得炸毛,又被拉过去顺毛弄得脸红红的嗷嗷,顺便二小姐应该是面对炮炮男友力max那种(*/∇\*)

甜段子嗷呜(藏唐,俩萝莉)

热情的怪力萝莉叽x三无但是很温柔萝莉炮

唐沐昭虽然早就有一套儒风,但她几乎没有穿过,原因嘛……
“呜哇沐昭好大一只虫子!”
她面无表情的抬手,拍走落在叶夏铃身上的飞虫,又轻轻拍拍扑到自己怀里的小姑娘。
没办法,这个容易被虫子吓到的胆小鬼老觉得自己的儒风像一只大蛾子啊。那天她终于拿到了儒风套,想给叶夏铃看看,结果本来还开开心心蹦过来的叶夏铃在她抬手的一瞬间就露出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是什么……沐昭穿这个像大蛾子一样的衣服我都不敢扑到你怀里撒娇啦……什么的……说得好像唐沐昭穿着别的校服就不用当心她被暗器伤到一样。
想起以前的事情,唐沐昭的嘴角不禁上扬,脸上露出了少见的温柔。她没有注意到怀中刚刚还在瑟...

我在努力的想着
想着哪一天也能得到你心的回响就好了
我好像听到你的心跳了
可是那不是你对我的心跳做出的回应
我好像听见你的心跳了
可是两颗心的距离还是遥不可及
我开始想要大声的呼喊了
可是你的耳朵就在我的嘴边
我怕我忍耐很久发出的声音太大吓跑了你
那样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真的很想让你听到我心跳的声音
真的很想得到你的回应
可是我从一开始就明白那只是个美好的不能实现的愿望
于是我开始咽下声音哭泣
咽下声音哭泣
因为离得再近也看不到你
因为离得再近也忍不住想你

只是个脑洞,说个不算故事的故事

先是废话,这段时间一直有点忙,先是院运动会班级排练,然后是校运动会的院队排练,本来也没有占用太多时间,就是自己太磨蹭,事情做不完。昨天彩排的时候外院用了一个bgm,曲调很温柔,跳舞的人也很温柔,只是唱的词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估计忙过这一阵也不会写正式的,因为知识不够,估计也会写不好看。好久没写东西真的是不能看,我就记录下吧。

有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懂事之后知道了国家动乱,两个人都有报复,只是一个人选择了从文希望能对治理国家出一份力,一个人选择从武平定动乱。两个人在岸边离别,从此一个人用心读书,一个人从军远离家乡。
士兵第一次回家的时候读书人自己是个秀才了,在两个人从...

day11

我偷懒了,这是节选复制粘贴(。)

“乔一帆,我喜欢你。”
放学后的走廊,邱非这么对乔一帆说过。
乔一帆一直都记得那是冬末的一个傍晚,而现在春天都快要结束了。
沿着脑海中的画面走到现实,乔一帆走在了医院的走廊,独自一人。橙色的阳光透过窗子染红了白色的画布,窗外不是记忆中那样的落英缤纷,有的只是哭红了眼的夕阳。邱非,他的邱非,正躺在走廊尽头的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无论自己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
他该走了,邱非的时间定格了但他的没有,新的一周又要来了,他得回去上课。教室里的一切都在进行着,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似乎只有自己会觉得不习惯呢。乔一帆看了看窗外的云,又看看身旁空空的课桌,他难得的有了一种冲动,想要离...

甜段子day10

其实是复健(?)

“喂喂,你听说了吗,隔壁班的邱非是个怪孩子哦。”
“是说那个平时总是臭着一张脸不和大家玩哦哦邱非吗?”
“是啊就是他,听说他因为老不和大家玩,被上帝惩罚吃东西的时候吃不出味道来呢。”

放学后孩子们都是手拉手走出校园,再被家长接回家的,只有邱非一个人在花坛边坐着。他的爸爸妈妈很忙,总是要等到学校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以后才会出现在校门口,那个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尽管失去味觉让他对食物不会产生兴趣,但他还是会知道肚子饿。
最后一个学生也要离开了,邱非见那个孩子欢快的跑向门口的妈妈,本来都要离开了又突然转过头来朝着自己的这边看了看,踮起脚尖和妈妈耳语两句,然后就啪塔啪塔朝着花坛的方向跑来。...

妈妈说我买不和谐书的时候我吓了一跳,难道我的明唐小黄本被翻出来了???今天终于回家了才知道……哦,还是君辞大大的小黄本啊……喵都让你别款翻书别看内容啦……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