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有的小朋友好像真的不知道把别人的纸片人儿子当作是自己爱豆的二次元形象是件很没礼貌的事情
生气气

我曾说我很难再回去了,没有人相信
所以我要怀抱着这份悲伤一直走下去,而不到最后,他们都不知道此刻的我正在说的是什么

补,不知道能不能看清

【瑶墨】逢魔(R)

有妖怪设定有私设,第一次发车请多多包涵

ooc注意,上下部分文风突变注意

不上升

————————————————————————

上  逢魔

火红的太阳在山的边缘挂着,从归去的云中露出半个头。树木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吵闹了一天的鸟渐渐的也都累了,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黄昏上山,最怕遇到些什么妖魔鬼怪。

靖佩瑶转着手中的佛珠,一步一步踩在落叶上,向上攀着。进山之前,守山人劝他三思,等到太阳落山,这山里除了他就再没有别的人了。而此时,面前还不够粗壮的树干后探出一个脑袋来,毛绒绒的黑发在脑门前分开,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小孩儿,你可知等太阳落山就危险了,为何还在这...

抱歉,我应该要写快一点的,结果现在同cp有人写了类似的脑洞…虽然很难受,可是我大概不能再写这种设定了吧…

秦子墨是鱼,三秒记忆,不然为什么对视了那么多次还是没有喜欢上自己

写着写着脑子里突然冒出这句话,忍不住先发出来得瑟下,在努力写字了!!

你的味道

激情短打,好久没写东西了求不嫌弃
私设平时有味道也没事,但也可以自己控制的abo,瑶Ax墨O
ooc,勿上升

靖佩瑶平时会刻意收敛自己的信息素,只要秦子墨在身边。因为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秦子墨猛地推开门,带着靖佩瑶气味的风灌得他满嘴都是。
“好苦啊。”
确实秦子墨的气味也够甜,草莓牛奶,是夏天里特别想来一口的味道,冰镇的最好。所以秦子墨从来没有掩盖过,他觉得没什么不好,靖佩瑶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直到夏天真的来了,恨不得一天喷一瓶花露水的秦子墨被蚊子纠缠得很崩溃,练习室里的哥哥弟弟们也很崩溃。因为six god是真的呛。
靖佩瑶摸着秦子墨的脖子安慰,秦子墨突然想起了他瑶哥好像从来没被蚊子叮过。毕竟身上有艾叶...

填坑是不存在的,就算我已经写好了也不会发的…(因为想不起来写在哪儿了)
本来大声喊着不写真人cp的,我又蠢蠢欲动了
又是毕业的前一年,妈妈对不起!我可能又要写同人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不安
一开始开玩笑和她说,就是年龄大一点才让人有安全感,不然谁知道多年过后,曾经那个有话说话无忧无虑的少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到了现在我发现我依然会感到不安,从五年级开始,爱了那么多年纸片人,突然喜欢上和自己在同一个世界的人了才知道有那么多我不懂也不确定的事情,他确实已经是成熟的年龄,却还有少年的可爱,但他又能留在我的视野里多久?
我本不应该去思考这些,直到舍友突然说看上了瑶瑶的声音,觉得他如果做个歌手她会更喜欢他一点,偶像的道路上有太多岔路,我说他有个27岁的哥哥,他们会稳稳的,好好的,越来越好,结果下一句听到的就是,那他们可能走不了多远,27岁,过不了多久就要结婚生子。
曾经我...

我,活过来安利
rs猫咪唱诗班,虽然贵,可是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懒得p掉背景了,我的腿就是很粗,想做个磊子同款表情,可是对不起实在是太不像了_(:3」∠)_

说不写就不写了的我…非常可怕
更可怕的是,我要立个flag,要重新写了,但是大概是bg
快一年了吧,真的没有什么作品有让我特别想写同人的欲望啊TAT但是不能再沉迷游戏继续废下去了,今天考完试,明天回家,之后要加油_(:3」∠)_

是同人


学校的角落,有一棵孤单的银杏树。

夏日阳光刺眼,汗水流过伤口是盐渍一样的疼,银杏树绿得和周围别无二致,好在足够茂盛,能遮一片阴藏住他的身体。夏日太漫长,朗朗读书声传到耳中也不过是和蝉鸣和在一起吵闹。

说来有些可笑,他竟还记得儿时自己的幻想里也出现过精灵,小小的,穿着洁白的裙子,翅膀透明如同蝉翼,仿佛风吹得用力一点就会破掉。如果他的精灵还在的话……

等到蝉渐渐没了声音,等到阳光把银杏染成金色,树下的少年睁开眼,天空高而无云。

本该是午休的时间,突然响起的音符打破了耳边的宁静,是角落的教室,第一次,有人弹起了钢琴。他让风托起了自己,钢琴挡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洁白的裙子,纤细的...

万圣小脑洞

一帆莫名其妙变小设定,ooc预警,真的好久没写东西了,只是想给他们发个糖,求被雷到的宝宝不要拍砖呀。


今天已经是乔一帆莫名其妙变小的第四天了,邱非依旧毫无头绪,坐在身边晃着腿的小孩儿明显还是失去了记忆无忧无虑的样子,因为邱非禁止他吃太多的零食,现在的他正抱着抱枕代替薯片袋子,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视画面。

“邱非哥哥,为什么电视上的人都穿成这样呀?”

其实邱非觉得就算变小了,乔一帆叫自己也不用加上“哥哥”两个字,可是小孩儿不肯,反正也不是“邱非叔叔”,就随他去了。顺着他亮晶晶的眼睛看过去,电视上正转播着不知哪儿的万圣派对,大家打扮成放在平时绝对会被认成cosplay或者精神病的样子,可以说...

有这种解释吗,活着是为了赎罪的,所以觉得自己不如死了才好的话是最大的罪了

我能想起最浪漫也最难受的,大概就是一同走过万水千山,看遍风花雪月,最终却难逃别离后永不再见

突发奇想想填坑,把每天回家都会看到一帆在装死自己唱了,结果肺活量不够就算了,拼命口胡把自己都逗笑了。

金工实习的第一周已经过去了,下周的内容应该是做锤子吧,不知道女生可不可以和男生一组呢……其实金工实习比平时学习容易多啦对我来说,可是还是懒,还是怕累。然后然后大学的一半马上就要过去了呢,如果我考不上研究生的话,虽然我如果一直一直像现在这样的话肯定是考不上的了,可是不考上的话感觉后半生无望嗷。

大学到底是让我变得成熟了还是堕落了啊,总有人说我傻,那应该是确实不够成熟吧,可是我觉得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啊,而且为了保护自己而刻意去表现得傻一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记得……可能我现在也慢慢变...

我的入坑小怨念嗷嗷,你最可爱了!!!

天使和精灵

像是设定一样,快要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ooc……小段子?

私设+胡言乱语,如有不适,打我请轻点


这里是白色虚无的空间。天使穿着白衣,身后的白羽飘落,却融入空间中找寻不见。他已经睡了很久了,清澈的青蓝色眼睛仿佛只存在记忆中,他纤长的睫毛一动不动。

迷路的精灵误入了纯白的世界,找不到出口,只能朝着远处小小的光晕飞去,就这样,她见到了美丽的天使。天使坐在满是锈迹的椅子上,脚下插着的剑丛像荆棘一样簇拥着他,干涸了的血迹凝结在剑上。他手边那柄剑上的王冠是跌落的吗?它崭新而光亮,鲜血也仿佛红宝石一样凝结其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没有风,精灵好像失去了飞翔的力量。她静静的看着天使的面庞,颤着翅膀,...

原本入坑是想当甜娘的,大概,可是现在喜欢的裙子越来越不甜了😂什么时候回来写东西…等我看点书学学说话吧x

没脸上lofter了…我是个僵尸粉啊僵尸粉!!!

虽然会偶尔上来扔文,可是好久没有好好看过lofter了。那么晚了我又开始透支自己的身体了,却好好的回忆了一下从前的我,大概。
我到底还是没有原来那么好了,写的东西也好,内心也好,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像我许的愿望一样,没有变得虚伪吧。不要再打游戏啦!你快要打成废人啦_(:3」∠)_多看看美丽的校园不好吗,图书馆的书和自己买的书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还有,好看的本子用完了才能买更多好看的本子,嗯。最重要的,无论是功课还是待人,多学习一点嘛!求你啦!
其实写这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是因为……曾经有人真心待我,可是我因为各种障碍无法好好回应,现在觉得后悔了也不敢再回头找……怂得我_(:3」∠)_
给过我回忆和温...

无声

不那么久远的ooc系写手西河,不知道还有人见过我吗(。)文笔退化,看看就好。


乔一帆从小有个毛病,一感冒就容易嗓子疼得说不出话,小时候家里人在这方面废了不少心思,饮食啊生活习惯啊处处都注意着,随着年龄的长大,乔一帆终于是不是次次都那么惨了。不过家里再怎么注意,自己没有那个意识还是不行。

这是乔一帆上大学来第一次犯病。换季加上前几天的肠胃不适抵抗力低,成功的让他喉咙里发起了痒,再加上自己嘴馋忍不住吃的一个烤串……

邱非,今早能帮我带个早饭吗?

以上内容来自邱非的手机屏。这个时候他已经晨跑回来,正准备叫乔一帆起床,就看到他乱蓬蓬的脑袋钻出了蚊帐,说实在的这个动作如果放在半夜,邱非也会被...

苏州,因为自己不会玩所以玩得很累,有下次的话要好好玩呀

还活着(。)

我想清楚啦,也许缘分就到这里了吧。大概我还是有一点成长呢,第二天学着冷静下来,第二天学着以后都要更温柔更柔软。已经不想再分锅了,事情都这样了。我的声音你听不到也没关系,这次我想让神知道呢。

我想把我所有玩游戏的欧气都分给她,希望她无论在哪里,都能多一些快乐,少一些烦恼。这样的祝福看上去好像太假惺惺了,所以还是不要让她看到好啦。

不过神啊,我是真心的。

我大概不会再像原来一样需要这些少得可怜的欧气了吧。已经长那么大啦,慢慢的要学会现实起来,从前没有读过的书,从前浪费的时光,到现在终于要到我偿还的时候了。她也许不再需要我这个朋友了,而我也还有其他爱着我的人,努力学习用更好的自己面对她们吧。珍...

一份三无食品 乙女向

意识回复的时候,你感受到了温暖的气流。你不知道自己是梦是醒,睁开眼睛,只看到薄薄的雾气。在草丛上站起,你拨开薄雾朝着前方走去,等到雾的那头出现了其他的色彩,你才终于停住了脚步。那是在将要得到答案时又迟疑了,未知总是同时带着好奇和恐惧。

“过来呀,我的爱丽丝,你在害怕什么?”

有人影在靠近,从模糊到清晰。他摘下装饰华丽的帽子,笑着对你鞠一个躬,金色的头发顺服的贴在脸庞两侧。

“你没有白兔的指引,我这边的笑面猫也总在睡觉,如果没有互相的陪伴,我们该多无聊。”

牵起你的手,在指尖落下一个吻。你被牵引着从迷雾中脱身,四周的灌木丛清晰而又散发着芬芳。在他的身旁落座,长长的桌子对于两个人来说还是过...

嗯嗯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有满满的栗子!
顺便希望17年不要再咸了…_(:з」∠)_

圣诞

妈呀这个末班车赶的,宿舍快断电了不想改了题目也是瞎写的

之前和基友说好圣诞给零凛发糖,结果磨蹭了两天,好久没正经写文啦!,ooc严重请注意,如有不适,可以打我


朔间零推开棺盖坐起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轻音部的活动室在傍晚之前都没有人来,没有被空调烘烤过的冷空气灌入了温暖的棺材,很容易叫一个迷迷糊糊的人立马清醒起来。

老年人怕冷,必须马上躲回自己温暖的棺材里,然而还没躺下去,屋外的脚步声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凛月,真的不去医务室吗?你的手心有点烫啊。”

“不用了……阿嚏,我可是吸血鬼哦,才不会那么容易就生病,是真君太操心了……”

窗户上只有一层薄薄的水雾,不用太费劲就能看出...

从前有一只小猫,无论什么时候都在角落的阴影里睡着,好像什么事情都和它没有关系。

从前有一只小狗,虽然总叫嚣着自己是孤高的一匹狼不想和谁同行,可还是时不时的会去给睡着的小猫添个毯子,舔舔毛。

“为什么老要打扰我睡觉啊。”

“虽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本大爷难过,可是看着你睡的地方舒服了,本大爷会更高兴,快感谢我吧。”

“既然你喜欢这里,想睡的话就来睡吧,只要别打扰到我什么都好。”

“???”

“ZzzzzZzz……”


yuin的晃凛……这样太敷衍了不好呀。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会有喜欢我的人了,可是会被我吓跑的,都会被我吓跑的,不要想着靠近我不好吗,我们保持距离不好吗,你不要让我难过,我也不想你难过呀

1 2 3 4 5 ————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