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星屑(高乔高)

我就想写童话结果写出来成了这样=A=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了,总之占tag抱歉……有一种情况叫做我好懒库存怎么都发不完=A=
#账号卡#
#木恩X一寸灰 无差?#
#私设有#
#ooc,ooc,ooc#


木恩知道,他认识的那个灰月再也不会出现了。
从前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灰月,虽是刺客却从不残忍的灰月,蒙着半张脸却能从眼眸中看出笑意的灰月。木恩还想象着他在身边的样子,想再试从前一起练的配合,可是身旁不再有人,独角戏又显得那么滑稽。
他没有对王不留行说,因为他知道即使有一天灰月回来了,也再不会是他熟悉的模样。而无论王不留行对他多好,在他看来始终是个需要仰望的存在。曾经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灰月确实他唯一的朋友。


他望着眼前这个新生的鬼剑士,表情淡淡的,脸上没有微笑,可是木恩知道这个人和他的灰月有相通的地方。就像,他的手中太刀出鞘,但刀刃反射出的却是平静似水的月光。
“一寸灰。”
“木恩。”
“初次见面,请关照。”
欢迎回来,灰月。
一寸灰是一寸灰,他没有灰月和木恩并肩的记忆,一寸灰也是木恩的灰月,木恩知道他们有着一样的心灵程式。
和曾经的朋友一同站在赛场却不能分享胜利的喜悦,主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占得更多?木恩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很开心,他的灰月并没有永远离开他,他还有一个希望,叫做一寸灰。
木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自然地和一寸灰搭话,他渴望着从前并肩时灰月身上的温度,但面前强大的鬼剑士对于他来说熟悉又陌生。他还是太腼腆,主人不在的夜晚他经常去寻找一寸灰的所在,不知是不是心里的相互吸引,木恩总能找到他,但只是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身体沐浴着温柔的月光。
“木恩?”
那次一寸灰转过了头,目光落在了木恩的身上。木恩摸了摸大大的帽子,很是尴尬。
“…嗨,晚上好……”
“那么多天了,王不留行前辈不好好看住你?”一寸灰的表情依旧淡淡的,月色给他笼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别拿我开玩笑啦,前辈又不是我的监护人……等等这么说来你都知道?”
“嗯。”没有多说什么,一寸灰只是点点头。场面又归于安静,一寸灰抬头看着月亮,木恩却是手抓着帽子,眼神不知道该往哪儿看。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先开口的是一寸灰。
“第一眼起我就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是这样的想法果然很傻吧…只是听说木恩从前的朋友是个刺客,所以我就试了试这样的感觉,对,对不起。”
灰月才不是什么沉默的刺客啊。抬起了眼睛的木恩看到了与平时不同的一寸灰。他侧着脸,脸颊微红,一副害羞的模样,木恩不禁想起了自己与灰月的初识,外表冷酷的刺客居然是个腼腆的少年。木恩开始抱有期待了,他开始期待着以后自己和一寸灰也能成为亲密的朋友。
也许是思念太深,也许是月色太浓,木恩的胸中涌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那和当初与灰月互相依偎的感觉不一样,只觉得很想看见眼前的鬼剑士露出笑脸,只对自己一个人。
“不用想那么多的,今天开始做朋友吧!”
木恩捉住了一寸灰的手,在对方不好意思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灿烂的笑脸。


相识一年,主人不在的时间里两人总喜欢黏在一起,木恩习惯了让自己的星星射线在鬼阵中穿梭,一寸灰也习惯了吟唱时有那顶大大的帽子和名为辰露的扫帚为自己掩护遮挡。一寸灰喜欢称木恩为他的魔法师,木恩身上有他喜欢的晨光。木恩在心里悄悄把一寸灰和王不留行原来讲给他的月下的精灵重叠在一起,哪怕不适合阳光,夜色里也是不能再美丽。
那天夜晚,木恩把一寸灰带到了一片草地上,夜已经很深,月亮的藏在了薄云的后方。
“你看好哟,我有想要送给你的礼物!”
木恩骑上了扫帚,在不高的空中极速飞行着。点点光芒落下,深蓝色的平原洒下星光。一寸灰不禁伸手触碰粉碎的星辰,抬头,小小魔法师努力扶着帽子不让它被风吹走,让辰露在空中飞舞着,划下轨迹,洒下星屑。
——我想要载你一起,飞到夜空中摘下星星,我做不到,但我可以努力让你被星屑包围,就像在我心里一样,闪闪发光。

评论(5)

热度(13)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