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箱庭

# 别问我标题和CP#
#OOC慎#
#认真你就输了#



“诺拉,吾辈出门了,今天也乖乖在家不要乱跑。”
“嗯,兄长大人路上小心。”
瓦修·温利茨关上门,从缓缓合上的门缝中最后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她微微笑着,瞳中无光。
追逐着一只小鹿进入了森林的更深处,猎人累了,喘一口气便不见了小鹿。
“这里是哪里……”
周围的树木又高又密,遮得光线有些黑。风吹起,瓦修按住差点被吹走的帽子,他感觉更冷了。
向前走几步,树木变得稀疏了,视野中却越来越暗。拨开最后一条横在眼前的侧枝,破败的古堡出现在空地上。乌云散开了,巨大的月亮倾下乳白色的光。
“有人拜访了呢,欢迎光临。”
“谁?!”瓦修抬平猎枪,环顾一周后终于看见了从古堡大门走出的一个……人?
“哼,是一位大笨蛋先生吗?请放下你的枪,我叫罗德里赫,居住在这里的公爵。”
“是吗?为什么森林里住着一位公爵大人吾辈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哦,那大概就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这并不重要。”
瓦修没有放下枪,他觉得这位“公爵大人”莫名其妙。“公爵大人”还在走近,迎着瓦修的猎枪。月光照在他的脸上,瓦修看见了他清秀的面庞,还有……镜片后面,微微泛起的红光。
“砰!”瓦修张大了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干脆的扣动了扳机。
——父亲大人曾经说过,成年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孩子,我将在月圆之夜娶作新娘……
瓦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灌木丛中,手中握着两只野兔。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暖暖的,还有些晃眼。
“诺拉,吾辈回来了。”
“欢迎回来,兄长大人!”
少女转动着轮椅向门迎接,微笑的脸上,瞳中无光。
“呀啊!好烫……”
“怎么了诺拉?!”
“啊兄长大人我没事的,只是一不小心走神,手指碰到火焰了……”
破门而入的瓦修看见妹妹吹着被烫红的手指,面前的烤架上是今天带回的野兔。
“怎么那么不小心,快用冷水冲一下,这里交给吾辈吧,一会儿帮你上药。”
敷上暗绿色的草药后系上布条,诺拉把手指抬到眼前动了动,眼睛睁得大大的。
“诺拉最近实在太不小心了,这样你一个人在家吾辈也很担心……没有保护好你是吾辈的错……”
他想起了带着妹妹逃进森林的那个夜晚,诺拉拼尽全力才跟上了他的步伐,尽管脸颊和裙子都被划开了口子,他们的手也一直都紧紧握着……驱逐狼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一切战斗结束后的夜空中有稀疏的星光,诺拉一定很痛,当她虚弱的笑着说出“兄长大人没事吧?辛苦了。”时,瓦修全身的伤口似乎都开始燃烧。
——吾辈没能保护好你。
你的裙摆上绽开大朵大朵红色的花。
——吾辈没能保护好你。
你瞳孔中的光芒比天上任和一颗星星都要璀璨。
“兄长大人……”诺拉叫住了刚准备出门的瓦修。
“今天是月圆之夜,我稍微有些害怕,兄长大人可以早些回来吗?”
“嗯,吾辈知道了。”瓦修点了点头,关上门。
“兄长大人,大概,再见了……”轮椅上的少女笑笑看向了窗外的朝阳,空洞地眼瞳中没有映出光芒。
“诺拉,吾辈回来了。”
“兄长……大人……”面色苍白的少女被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掌从后方绕向前来,向上托起。雪白的脖颈整个露出,大大的眼中却空洞洞的,看不出恐惧或是惊慌。
“罗德里赫你快放开她!”夕阳透过窗子洒在地板上,却照不到那张清秀的面庞。他和轮椅上的诺拉一起隐藏在房间的角落,互相间的距离不能再接近。
“大笨蛋先生请把枪放下?我只是来看看我的新娘。”
“你想对吾辈的妹妹做什么?!”
“妹妹?好吧,我让你看看你一直以来爱着的妹妹究竟是什么模样。”罗德里赫弓下身子,把脸凑近诺拉大大的眼睛。瓦修已经给子弹上了膛,但只在一瞬间,罗德里赫便拧下了姑娘的脖子……
……没有出血,颈部和身体的连接部分被牵出了丝线。
“喀啦”,“诺拉”的身体整一个散开了,无力的散落在地上。
破败的古堡之上高悬着巨大的圆月。
“你的妹妹就在这里,你会想见她的。”月光之下,他勾起嘴角轻笑,眼底的红光不知在表达何种情绪。
古堡的内部古旧却很整洁,走上旋梯是成排的门扉。推开最深处的门,房间简单得只有一只巨大的木棺和一架钢琴。罗德里赫推开木棺,小小的少女沉睡在白玫瑰的海洋。
“可惜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失血过多,不然她会是我最美的新娘。”罗德里赫走向钢琴,轻轻敲响几个简单的音符。
她的肌肤看上去还和生前一样,嘴唇也还带有浅浅的粉色。细碎的头发搭在前额,瓦修忍不住想伸出手臂拥住她,去确认他的呼吸与心跳。
指尖触碰到手臂的那一刻,沉睡着的少女睁开了眼睛。她缓缓坐起,抖落下身上的几片花瓣。
“兄长大人来找我了…真好……”
她趴上了瓦修的肩膀,瓦修回抱住了妹妹瘦弱的腰肢。
“呐,兄长大人,再也不要分开了……’
诺拉埋在哥哥的脖颈处,慢慢张开了小口。
瓦修只感到了一整刺痛,看不到阴影处温暖的血液顺着妹妹的嘴角流下,看不到她眼底有红光微微流淌。
罗德里赫的手指在琴键上轻盈的跳动,音符如流水,如月光。
——今夜,你将成为我最美的新娘。

END

突然想起啦这篇还没发过,真的真的真的是奥瑞!!要结婚的真的不是诺拉姑娘!!!奇怪的风格,现在已经写不出来了,就酱

评论(2)

热度(11)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