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三无零食3号

CP于远

 

暗搓搓……5月份上课走神写的,我只想说,喵哒这是什么鬼!!!bug无处不在ooc一如既往!

 

 

邹远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他自认为不合适,于是把主帅的位子让给了于锋,自己做了他的副将……不不不,这些事情他清楚得很,可是后来,后来……事情怎么往那个方向发展了去?在营地和于锋同床而寝的心跳想起来已经够让他羞耻了,偏偏他还喜欢上了那个人身上的气味,只要凑得近了一点马上就变得面红耳赤。而于锋还习惯在他慌张低下头的时候揉他的头发,他更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邹远原想好在于锋还没有注意,但回朝之后的这些日子断是不能天天和他处在一块了,可谁曾想……

“小远,去哪里?”

“于将军,我……我出去转转!”

“你这几天怎么总是躲着我?”

“没,没有啊,将军你看错了吧!”

不是邹远想结巴,于锋沐浴出来将他逮了个正着不说,还用手臂把他撑在门后,现在他抬头就能看见于锋棱角分明的脸,低头又是他小腹结实的线条。刚出浴的热气蒸得邹远两颊发烫,更要命的是他又闻见于锋身上的气味了,还混着皮肤上的一层薄汗……你说大老爷们儿身上的汗臭味有什么好闻的,邹远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只能红着脸,眼睛放哪儿都不是。一不小心撞上了于锋紧盯着他的漆黑眼眸,这下好了,他再也移不开视线了,就连咚咚的心跳也漏了一拍。

“我们认识那么久,那还如此生分?”

“将军多虑了……”

邹远没了底气,他怎么会不想和于锋更接近些,可是他哪里敢!他不敢再看于锋,游离的眼神四处乱瞟,最终把头撇向一边。

没想到于锋直接把头凑到了他的耳边,勾起嘴角把声音压低,“小远,叫我名字。”

“呜,于锋……”

于锋的声音很好听,吐息擦过邹远的耳廓,酥酥麻麻的,把他的大脑吹空,他混混沌沌的就乖乖开了口。

“小远,把头转过来?”

邹远没有回答,只是缩了缩脖子开始发抖。

“乖。”

说罢于锋就又揉上他毛绒绒的脑袋,末了拍拍他的脸,让他面向自己。邹远的眼眶莫名的泛起了红,眼底润润的,他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完蛋了,难不成要在人面前哭出来了?

他想咬住下唇,然而于锋打断了他的动作。

他惊讶地张大了眼睛,视野里却被于锋放大的脸填满,他看见于锋额前半湿的碎发扫过了坚毅的眉,看见他的目光温柔而坚定,眼睛里全是自己。

于锋的鼻息呼得他脸颊痒痒的,舌头进入他的口腔,扫过上颚,敏感的地方接连被刺激,再加上大脑缺氧,邹远终于软了身子,眯起眼睛,倚着墙向下滑去。于锋把他捞起,他只能趴在于锋胸口喘气,头脑涨得发晕,什么都思考不了。

“会被别人看见啊。”

邹远把脸一个劲往于锋怀里埋,他也知道这样像个大姑娘一样,很丢人,但是万一被人看见了那不是更丢人了。于锋倒是没在意的样子,低下头小啄了一下他红透的脸,然后拦腰把他抱起,向里间走去。

直到被放到了床上,邹远都呆呆的在想,自己怎么就没想着拒绝的呢……然后?没有然后了,他没有想出个原因,就被于锋再次吻上。于锋解开了他的衣裳,让冷风灌进去,然后俯身,印上一个又一个炽热的痕。

邹远从来不知道自己压下的低吟可以那么甜腻,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可以仅仅因为于锋的触碰就变得敏感又热情,他一面害羞着,一面努力贴着于锋的身体,嗅着他的气息,他觉得快要不认识自己。

 

“你傻呀,逃避什么,我本来就是你的。”

于锋搂着熟睡的邹远在怀里,把毛绒绒得脑袋按向自己的脖颈。

“爱你。”

好久没用电脑打字了手癌多又懒得看(。)西河教你怎么写流水账(谁要你教!

我怎么不记得有最后那几段!打着字的时候简直不好意思……不敢敢打tag昂!然而最后我还是屈服给了自己(跑)

评论(6)

热度(11)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