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纪念于夏天离去的你

标题是个捏他,我写过一篇这个标题的文可是没发所以让我再用一次吧(。)

我居然现在才写这个东西,不是更文啦不要看啦,这种流水账只是写给自己一个纪念而已

写不动了,还想起来什么再补


钟楼

这是整个校园里我最喜欢的地方了,从入学的时候就是。

我一直憧憬着升入的学校有钟楼,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种东西情有独钟。那时候我在想,在学校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它,多好。

高一的时候我会和朋友一起到钟楼下目送一个学长回家,朋友是去看学长的,我是去看钟楼的。那里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天地,不会宽阔,却忍不住想起舞。

高二的时候朋友的班级拖堂,她们的班级正对着钟楼的楼梯。等待的时间里我总是忍不住靠近那扇锁住的玻璃,把手放上去,然后目光不由自主就会代替双腿走完爬上钟楼的路程。

高三教室的窗户正对着钟楼,感觉那是钟楼离我最近的时光。从早晨的荧光变成晚间的荧光,不管身边有没有人的陪伴,抬头的时候它都在那里。它的背景是楼,是天,我总会一不小心抬了头就忘记收回视线,郊区的景色太美,四季流转,日出日落,同样的钟楼在不同的背景下是不同的景色。


月亮

我喜欢抬头看月亮。

还没有朋友的时候,晚自习20分钟的课间是很难熬的,那个时候我喜欢到走廊上走一走,看月亮,看月亮把周围的喧嚣都赶跑,然后回到教室,在小本子上写上各种中二又奇怪的话。也许那时候的文笔比现在要好看一些吧?

我喜欢分享圆月。

回宿舍的路上可以看见好多样子的圆月,有时候像蛋黄,有时候像铜钱,有时候又是红色的,老让我想起蕾米大小姐。看见圆月的时候总是很兴奋,但是又害怕和人说了之后收到的冷淡,不过我会告诉萌萌,虽然萌萌也不是特别有兴趣,但是我知道她不会嘲笑我,虽然她告诉我笼着一层红雾的圆月是因为光污染。


白板

高二的时候开始在组里干起了擦白板的活,虽然我并不适合干这个。

当初仅仅是因为可以早点走,不想让和我一起吃饭的朋友等太久,没想到可以成为让我忍不住多想想的东西。

我个子太矮,每次都要跳起来才能够到上面。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物理课上老师让值日生上去擦黑板,哪怕我课间的时候跳得很欢,上课也是不好意思当着全班的面蹦哒的= =

“从上了初中之后我就没有见过踩着凳子擦黑板的了。”

“我小学五年级就没有了。”

这种玩笑话听了当然不能太在意,不过,不过,当我因为把多媒体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被老师夸奖的时候,哪怕大家都以为是别人干的,我也超级开心啦w

“好好干,今天是你最后一次擦这块宝贝了。”

高二快结束时,班长是这么跟我说的。

也是我多愁善感哦,那个时候居然还真有点舍不得。我想高三的最后一次值日也要好好跟那块白板告别呢。可是那天中午我忘记了,就像我的整个高三一样,有始无终。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好好补上了好几天没有被用心打扫过的白板,夕阳透过窗边那株植物的叶子,光斑投在白板上的样子真的很美。




我们十中有好多动物,孔雀,灰雁,黑天鹅。然而对我来说最在意的还是那只猫。

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安家的,反正它比我早到十中。

那时候它对于我来说还是一只普通的猫,一只一身黄猫,让我想摸又不敢摸的普通的猫。它总在宿舍楼前踱步,我却羡慕着给它喂食的学姐,不敢与它再亲近一点。后来我看过萌萌挠着它的下巴,它眯起了眼睛,然后萌萌让我想摸可以试一下。

上个冬天,我和朋友吃完饭后到椅子上坐下,断了尾巴的它不停的在我们腿边绕,最后在椅子下边坐下,朋友说,风太大了,它冷。

后来我们给它喂过它最喜欢的火腿肠,后来我终于可以像萌萌一样自然的挠它的下巴,后来学校里陆陆续续出现了其他的猫,我才发现它真的老了。

我挺蠢的,看见午后叉开后腿午睡的它居然会担心它再也醒不过来。说来也是,哪一只猫会在人的眼皮底下走向生命的尽头。

它明明已经主动靠近,却还要固执的背对着我坐下,只留给我一个近在咫尺的背影,我想我有点难忘记它


评论

热度(2)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