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再见

邱非依稀记得,小的时候他养过一只兔子。大概是灰色的吧,毛绒绒的像个毛球。


那时候他还上小学,住在北京城郊爷爷奶奶家。别的孩子放学后书包一甩出去跑出去闹,只有邱非抱着个兔子在家里画画。


灰兔子长得特别快,没多久从一个小毛团长成了大毛团。一开始被邱非抱着的时候还战战兢兢抖得似筛糠,过了两周就敢随时从邱非怀里挣出去在地上蹬开了腿子狂奔。


邱非会用菜叶子逗它前腿离地站起身子,会把苹果皮削着垂到地上去给它吃。兔子的身体暖暖的,摸着脊背还可以感受到心跳,可是长大了的兔子不愿意再乖乖待在邱非怀里,腿一蹬,马上就跑出去。


邱非班上有个女孩子老是被男生欺负,只有邱非不欺负她,所以她愿意和邱非待在一起。


“邱非,我唱歌给你听吧。”


小孩子哪里懂什么歌词,就是什么流行跟着学什么,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这首歌,天天唱,不知不觉中邱非也就学会了。


那天邱非发呆的时候突然哼起了那首歌,“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然后他突然发现兔子停下了奔跑,静静的坐在地上看着邱非,样子呆呆的。


歌唱完了,兔子又撒开了腿,邱非开始走神,他突然这首歌有点悲伤,但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他看看眼前的灰兔子,哪怕自己没有朋友也还有它陪在自己身边呀。


该上初中了,邱非的父母在另一座城市的生活终于步入了正轨,他得去找父母生活,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但是他的灰兔子不能和他一起走,他们说城里不能养兔子,去到单元房里,他的灰兔子会没有地方跑的。


临走前,他抱着灰色的大毛球最后一次唱了那首歌,这次兔子不跑了,静静的缩在他的怀里,他摸到了兔子的心跳。


邱非本以为自己还能再见到灰兔子,虽然会难过但也还有希望。可是那天他听见爸爸在和亲戚打电话,说爸爸妈妈老了,养不住了,与其让它再这么闹下去,还不如杀了吃吧。


邱非的脑子里嗡嗡作响,他打开家里的大门向外跑去,可他不知道哪里是通往爷爷奶奶家的方向,出了小区,车水马龙。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廖廖笑脸,不甘的甘愿。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剩几个夜晚,再几次晚安,等你摘下还戴上指环……”


离称为童年的那几年已经过去很久了,若不是听见有人在街上唱着,也许邱非就再想不起来了。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也唱过这首歌,他想起了自己唯一的听众,那只调皮但是会安安静静听自己唱歌的兔子……


他看见了马路对面颤抖着身体强忍住眼泪的少年,路灯下,细雪落上他的发。


“邱非,我好想你……”


END或者TBC

一个兔子成精的故事


评论(3)

热度(3)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