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一个人的旅行

今天罗维诺决定了要离开这个家,大概只是一段时间吧。走之前他只留了一张纸条,“我想自己去一趟旅游,几天后会回来,混蛋你不用担心,不许来找我其可修!”他背上包,包里是他割舍不下的番茄。带上门,纸条被风吹向角落静静躺着。走出那片番茄园,他有许多想不清楚的事情需要思考。
安东尼奥回到了家,四下里找寻却看不见了被自己视做珍宝的人。他到处问人都说不知道,站在两人一起种下的番茄园里,没有午睡的他似乎在发呆。
离开了自己温暖的家,只身来到北方。六月,虽然没有下雪也是说不上温暖,湛蓝的天下一望无际。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几声犬吠带来了一只小狗。是个白色的小家伙,毛茸茸的,就像罗维诺的弟弟一样可爱,只是双眼看上去更机灵些。后面的主人是一对散步的夫妇,看得出来妻子是个温顺的人,丈夫的表情严肃得有些可怕,望向身旁的人时,又会多一分不易察觉的温柔。打个招呼,逗了逗小狗,向相反的方向继续走去。罗维诺已经在这个宁静的有些寂寞的小镇呆了有些日子,明天他将再次启程,前往更北边的地方。
安东尼奥快要急疯了,那人已经离家好几天。有人说在路德维希家里看见了一个长的很像他的人,但安东尼奥知道那是他的弟弟。有人说一个性格和他有些相像的人乘船前往了大西洋的那一边,可安东尼奥知道那是一个粗眉毛的绅士。他的宝物在哪里,他也不知道。他决定已经去寻找。他收到了一封信,“要不要到我家来看看?”
沿海的城市很美丽,有海风,有海浪,有海鸟的啼鸣。漫步在沙滩上,一旁面无表情的诺威正在为丁马克处理伤口,当然是诺威打的,丁马克刚刚似乎做了让诺威不高兴的事,但罗维诺不清楚。他想到了自己家乡的温暖海岸,这里也有太阳,但总觉得不够温暖。微寒能够使人更加冷静,但他依然迷茫,没有找到答案。
安东尼奥到达时已是凌晨,处于极昼的时刻这个北方的城市没有黑夜。他在海边看见了心爱之人的身影,那个人在海风中静静坐着,浅水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赤裸着的脚。走过去从身后轻轻抱住他,把头埋入他的脖颈,“亲爱的为什么要离开我?”怀中的人儿没有说什么,只看得到他翘起的呆毛在风中随风摇晃。许久,熟悉的声音响起,却不似从前的精神满满。“我们总是在拥抱,你知道的,但那时候我们却看不见彼此的脸。”“是不是我想撒娇了,我想不通,那让我感觉很奇怪。”“我、我才不是要问你到底什么才算是互相喜欢啦!让……让我有那种奇怪的感觉你还好意思来找我你个混蛋!不是说了我会回去吗其可修!”“可是我太想你了,我太过于想见你。”感受到了对方脸颊的温度有些升高,头顶高高翘起的呆毛有些颤抖。“我喜欢你,你不用怀疑,你也喜欢我的,不是吗?”“你想看到我的脸,我当然会满足公主殿下的要求。”转过怀中早已面红耳赤的人,轻轻吻上他的脸颊,西/班/牙人浅浅的笑容很迷人。脸更红了,像极了熟透了的番茄,呆毛更是微妙的缠成了一个暧昧的心形。“走吧,旅途该结束了,我们要回家。”“混、混蛋,我本来就打算明天回去的,番茄混蛋你以为我喜欢待在那么冷的地方啊其可修!”横抱着怀中的人儿,背着海洋离开。
让你好好看着我的脸,好好看看我有多爱你。明天,我们可以在温暖的阳光下,一起午睡整一个午后。

评论(2)

热度(7)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