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这种时候,我只有逃。

楼上的王耀学长谈笑着走在高一的楼道中。看着他离这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居然逃了……王耀学长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学生会招新,我是为着王耀学长去的,即使之前就听说了那里全是些奇怪的人。

挨过了会长亚瑟学长惨绝人寰的司康饼考核,果然留下来的都是年级上出了名的怪人?出了在下吧……

“本田菊?可以不要一直低着头吗啊鲁?”

我稍稍抬起一点目光,伴随着一开始就没停下的紧张。又是那张温柔的笑脸,那么近……可恶,我的心思又逃了。

我终究不知道那天是怎么被宣布入选,怎么走出会议室的。

王耀学长和亚瑟学长总是一起出现。同班的阿尔弗雷德似乎很喜欢亚瑟学长的样子。

“可也不要总是拉着在下去跟踪啊!”

事实上我还是很希望阿尔能追到亚瑟学长的,两位学长在一起……总有一种“甜蜜的一对”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快去追吧,在下在后面支持你!

可是……被发现了……

“王耀学长对不起在下不是故意来偷看你为亚瑟学长做巧克力!”

阿尔好兄弟,万分抱歉,在下先离开了。那边偷看的湾湾,果然是依莎学姐看重的弟子吗?

果然在下……又逃了……

坐在校园角落那个庭院里,第一次,我在这里看见斟茶的王耀学长,后来,我每天下午被逼着在这里偷看阿尔告白。春的繁盛时节就要过去,我的心情也会随着樱花的花瓣们渐渐隐去吗?假如我一直逃离……

白色情人节,阿尔2月14日的告白终于得到了回应。亚瑟学长十分别扭的红着脸颊,阿尔收到了据说是经历了998次失败的巧克力,却最终没有得到学长的一句“我爱你”。

不过对于他来说,心意说明了一切不是吗?

我呢?抱歉,在下依旧在逃亡中。

我无法面对同一天王耀学长给予我的微笑,我逃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时他的身后藏着第999次成功的巧克力。

之后我的生活还是和从前一样,小心谨慎的行事,认认真真的工作,真到闲来无事时,就独自一人到庭院里做做。不再和阿尔整天呆在一起了,因为亚瑟学长出人意料的不好照顾,不过阿尔很乐意为此而奔波,证据就是他那5公斤的体重是微笑着减掉的。见到王耀学长的机会减少了,但只要一遇到,我的第一个行为还是——逃。

庭院的色彩从樱粉变为浓绿,又从浓绿变为金黄,我在园中寻找着葡萄架,因为小时候似乎有人对我说过,七夕那天,躲在葡萄架下可以听见牛郎织女讲悄悄话。

直到七夕那一天我都没有找到,不过我开始想了,我应该没有那么八卦的啊。我想算了,于是去了竹林许愿。

果然这样的风俗只有我的家乡才有,我并没有看到之前每年都能见的满林缤纷的场景。挂上我的愿望,我才发现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我到来之前,还有另一张纸片在月下孤零零地摇晃。我很好奇,那是怎样一个奇妙的人?

“我希望小菊不要再躲着我了啊鲁。”

居然是王耀学长啊,果然我的逃避让学长很困扰吗……转身刚要走,我却感到小指被牵动了一下,回头看去,是王耀学长,因为蹲在树阴中,我看不清他的身子。

这时的他看上去十分孩子气,把食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嘘”的动作,束起来的黑发乖乖搭在肩头,笑容不似平常。

“小菊你快过来。”我仍然很想逃,但我逃不了,任凭学长把我拉下与他并肩而坐。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苍白得好看,我只希望在这样的月光下,我因为心跳过度而泛红的脸看上去能稍微正常些。

“小菊见到我总是在逃呢啊鲁,我有那么可怕吗?”

学长气急的样子真可爱呢,嘟起的包子脸软趴趴的。

“不过这样小菊就再也逃不了啦!”

学长抬起了右手,我的左手也被提起,诧异中,我看见了我们小指间牵着的红线,不知什么时候被绑上的。

“学长……真的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当然啊鲁,小菊虽然腼腆了点,但是我最喜欢小菊了啊鲁!”

“学长像这样,不怕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吗?”

“嗯?会有什么吗啊鲁?”

学长笑得很得意,我想犯罪的事还是先放过他吧,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

在七夕得到了学长告白的我,是不是比阿尔要幸福呢?

“学长,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7)

  1. 羽奈祐歌_盐味酱西河 转载了此文字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