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妖精

天空被乌云压得很低,亚瑟·柯克兰并不担心会下雨。清校后的校园冷冷清清的,他走的不疾不徐。初冬,空气开始有了微冷的感觉,脸上被人揍了一拳,似乎也因为被冻僵不再那么疼,但那一瞬间的冲击感还有些许残留。
呼出一口暖气,不知该说是温暖还是寒冷,侧眼一看,安静的校庭中,大树下坐着一个少年。
“和我在一起你开心吗?”
“啊,是吗……如果我离开你,你会难过吗?”
“不要难过,要祝我幸福。”
少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看向比自己稍高的一个点,很近,似在喃喃自语,又不是。亚瑟本可以当做神经病走开,但他被这个神奇的少年吸引了。
“请问,你在做什么?”
“聊天。”
“一个人?”
“不对,有朋友。”
亚瑟环顾四周,再没有任何人。
“在这儿。”少年白皙的手臂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手指的指向也只是空气。
“我也没有朋友。”
“……”少年没有回答。
“但不会像你这么神经质。”
少年微微侧过头,头上的十字发夹,反射出清冷又美丽的光芒。
“或许在你们眼中我只是一个人,但我比你幸福。”
这是怎么判断自己的幸福的?从没想过“幸福”二字的亚瑟愣住了。
“他可以听我说话,他会一直陪着我,尽管大家都看不到,但他就在我身边。”
“没有人嘲笑你,看不起你?”亚瑟脸上或许有嘲讽的表情。
“你不就是因为太在意,才不幸福吗?明明喜欢打架却从不逃课,成绩也不是一般的好。”
少年只是冷冷的陈述。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你,好多事。”
少年不知为什么突然拥住了他,他一时手足无措。
“别人的目光,不要在意,自己痛苦并不好受。”少年在亚瑟耳边轻轻的低喃,没有波澜的声音莫名温柔。
“和我说那么多,不怕我?我可是不良啊。”
“不怕,你只是太孤单。”
少年松开手,回到原本的地方。
“明天我将离开,或许是我出生的北方,”
“可以托你一件事吗?帮我照顾好这孩子。”
亚瑟看不到那孩子,不知该怎样回答。
少年忽然不见了,只有亚瑟一个人。
“知道吗?听说昨天校庭里晕倒了一个少年诶!”
“啊是的,好像是老师在清校时发现的吧,据说之后再没醒来过了呢……”
“诶?怎么这样……”
走廊上女生的声音唧唧喳喳,那两句谈话也只是从亚瑟耳边飘过。
亚瑟在路过校庭时无意间瞥见了一个长着透明翅膀的小家伙,飞来飞去慌张得就像迷了路。
无意识的,亚瑟停下了脚步,伸出右手。
“来吧,我带你走。”
初冬,第一片雪花落在了掌心,微微融化。
(啊哈哈哈又是OOC啊哈哈哈………………最后题点我恶趣味的产物,大概不关系剧情吧……时间,清校那个,在意到了吗?)

评论

热度(2)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