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花与兔子(cp:普洪)

文:Elfairy
我曾经是一颗种子,嗯,曾经,因为现在我已经开出了一丛花。但是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是这样。
那是哪一天呢?我被一只纤细而柔软的手抓进了一个漂亮的绿色布袋中,席上绳子,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些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花种子,伊莎小姐要用来做什么呢?”
“就是因为不知道是什么花,等他们长大才有惊喜呀。”
依莎小姐就是主人吗?果然连声音都很温柔呢。
绳子被揭开,我看见的是久违的阳光和一片灿烂的花园。主人一把抓起了几乎所有的种子撒向花园,舞蹈一样自由的动作,我至今依旧记得她那天阳光下轻轻飘动的栗色长发。对了,知道为什么我要说几乎吗?因·为·啊,我就是唯一一刻被主人遗忘在布袋里的种子啊!真是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遇见那个自大的白痴啦!主人你根本不知道,那之后我过得有多惨,被那个白痴虐的啊……
好啦回正题。落入那个白痴之手那天,我正好在郁闷中不小心睡过去了,是那个白痴扰人的笑声把我吵醒的。
“Kesesesesesese,成功入侵!果然本大爷今天也帅得和小鸟一样!哦呀,男人婆居然开始种花了啊?下次见面一定要嘲笑她kesesesese……窗台上的东西……窗台上的东西……什么什么嘛只有这个小布袋,嘛啊不管了,肥啾带上它,跟本大爷回去了!”
先是感觉到被提了起来,在“啾啾“的叫声之后,我开始了一路的颠簸,恐怕是被那只叫“肥啾”的鸟叼了起来,我的世界只剩下了天旋地转。
“啪”的一下,我似乎是被扔到了一个坚硬的平面上,很痛啊!
“基尔这是你从依莎窗台上拿到的东西吗?只是个小布袋而已嘛真无趣……好啦好啦国王游戏开始下一局。”
“基尔你这一去要的时间可真长啊,遭了已经是这时候了,还要回去给小罗维做午饭呢,弗朗吉,小基尔,俺先走了啊!”
“都还没喝酒就做了啊真是,下次哥哥我一定要整到你。反正基尔现在也不能喝酒,哥哥没有人陪啊……那基尔,哥哥也先去找小亚瑟了。”
“哦。”
我虽然看不见,但我觉得那人并没有去看两个恶友离去的身影,而是盯着我看,隔着布袋,那视线依旧让我感到发毛。
那天我友重见天日了。我在较往日都要明亮的光线中醒来,刚睁开眼睛,就被吓得不轻。一双鲜红的眼睛盯着我啊好可怕!以前妈妈讲的故事里的恶魔就是红眼睛!红色的眼睛渐渐离远了些,我才缓过些神来。眼前的青年容貌还算清秀,除了那双红瞳,满头的白毛也十分特别。对了,妈妈说,红瞳白毛的是兔子!这兔子该不会就叫基尔伯特吧?细看,他的眼中还掩有几丝普通兔子没有的轻狂。
“要不,埋下去试试?”
啥?才从袋子里出来就要土葬我?还有兔子你的声音太沙哑了吵得我好难过!
“Kesesesese,依丽莎白那男人婆挑的花种会开出多狂野的花?不行了,光想想就好笑到要死!”
主人那么温柔怎么可能会是男人婆,还有谁开的花会狂野啊!等等,妈妈说谁种的花就会像谁,你给我死开啊你个粗暴的兔子我死也不要认你做主人!
就那样,兔子听不到我的反抗,直接把我埋进了土里,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猛灌下来的水……你笨蛋啊我会淹死的,你不是兔子,你是恶魔!
从那以后,我发誓抵抗到底绝不发芽……

空间并不是十分广阔,我大概是被埋入了一个花盆中吧。自那次铺天盖地的水漫后,我本以为存活下来会受到更多的折磨,但那天一早我似乎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只是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从那以后,我奇迹般的再也没有遭到过虐待,甚至可以说,那笨兔子待我特别好,我再没有泡过水,也从没有口渴过。谁……谁说只是那样讨好一下我就会乖乖长出来啊?本小姐说话算话,绝不开花!
周围的土壤并不算拥挤,我可以看到太阳照射下来的细细光束,当然也能隐隐约约听见不远处的对话,感觉到那兔子每天什么时候发呆,什么时候出门。果然和我想的一样,那笨兔子最常做的事就是出门和那两个恶友在外面鬼混!只是,为什么后来他出门的频率越来越少了?……他开始经常盯着我看,或是抱着我的花盆东放西放,我不知道已经在盆里呆了多久,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笨兔子还不把我扔掉。我本想着他随便把我扔在哪个土堆里,我就立马长出来开花气死他!
直到有一天,我口十分渴了,但却一直没有新的水分补充进来。我不禁开始烦躁,开始担心,一定是那兔子平日里把我照顾的太好,没用的我产生了依赖……怎么办,怎么办……许久之后,终于有水流缓缓淌进,虽然一样细心,但不是笨兔子,因为那笨兔子实在太笨拙,每次都是耐着性子来浇水的,而这个人,显然比他更适合细心的工作。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为什么就是不发芽呢?他虽然不说,但你是他的希望啊……”然后,我听到了不断重复的机械音。
后来,笨兔子再也没有离开过,每天都盯着我,然后不断对我重复着“要早点发芽,要快快长大”
“本大爷最喜欢的花就是矢车菊了,不过不管你是什么花,本大爷都会好好照顾你的kesesesese……”
“你知道吗?在本大爷的家乡,无论是房屋前,还是山坡上,到处都开满了矢车菊,很漂亮吧?本大爷的弟弟也喜欢矢车菊,说什么……是坚——强,忠贞——的象征?还说什么……蓝色的和紫色的是最珍贵的……啊啊理论的那些东西本大爷记不住啦!”
“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再回去,带着她,让她看看漫山的矢车菊……”
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了喃喃细语,最后终于停下了。兔子是累了吧?我也累了,本小姐大发慈悲陪你一起睡吧……
是因为睡前听到了那样的话吗?那天的梦里,我看见了漫山的矢车菊,小小的笨兔子坐在花丛中,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吹着风……只是太模糊,我看不清……
我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燥热的空气,让我猛然发现不知不觉中我竟已发出了芽,睁开眼睛,我已经不在兔子怀中,兔子的身边围了好多人。冰冷的几台机械整齐的摆放在简单的室内,安安静静的,没有人说一句话,他们把笨兔子围得我根本看不全,只是缝隙中我看到了他白色干净的短发,和熟睡着的孩子一样的脸庞。苍白色的狭小空间中透着夏日的燥热,我在窗台上,有灿烂的阳光洒下,热风从窗外扑面而来,吹得我快要流出眼泪。一个女子走到了我的跟前。主……人?为什么你笑得那么难过?
“终于……发芽了呢……”大滴大滴的泪水跌进了花盆里,土壤们贪婪地吸收着水分。主人,既然难过得都哭了出来,为什么你还在笑着……?
最后我才知道,兔子离开了,在他下葬的那天。我最后一次见到了他白得纯粹的头发,只是他的红眼睛,他的笑容,我都再也看不见了。我陪着他下葬,我被埋在他的坟前。我最终也没有办法开花吗?也好,就这么陪着笨兔子吧……我陷入了久久的沉睡。
不知道是哪一天,或许不算太久远,我又睁开了眼睛,我再次看见了明媚的太阳,以及,遍地的花。是矢车菊,虽然不是珍贵的颜色,但也十分美丽,白色的花瓣,红红的花蕊,成片成片的十分动人。回头,第一朵花,竟然是自己?纯白中间一点鲜红,居然,有点像他呢……
远处,一个女子站立在花丛中,褐色的长发随风飘着。兔子,主人就是你一直等待的女孩吗?
既……既然主人都这样了,那么,本,本小姐也……

……在你所在之处,为你开满鲜花……



抱歉今天才发现之前的没有发完,真的很抱歉……

这是唯一的一篇已经完成的BG向呢。关于基尔伯特,再次宣告他永远是我心中最帅的男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往往我会在他的笑容中猜测着他的寂寞,明明是和太阳一样灿烂的笑容……所以,不知道为什么我关于普爷的文里总会有些伤感,我不是想虐普爷,真的太喜欢了,我也希望他幸福,可是……
算了,哪儿有这样自己写了自己瞎感动的,今天实在情绪不太稳定,居然把这篇文码出来真的哭了,为了什么呢?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太寂寞吧……
对了这篇文的设定我在文中交代不出来……这样的,大概是依莎不知道在基尔和小少爷中该如何选择,然后有了类似打赌的这样一个想法,于是有了开头。普爷喜欢依莎,但是像大多数的设定里一样,他不会坦率说出来。普爷本来就是身体不太好的,后来情况恶化住院了,浇花那里是法叔,我觉得让他来比较合适……嗯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4)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