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夜访

1991年8月25日,我终于有理由离开你。

放心吧,不是逃离。

 

12月22日。我漫步在清冷的街道上,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莫斯科的冬季依旧那么寒冷。刚刚过去了一场大雪,路面上堆起了厚厚的雪层,我的皮靴被冻得很硬,在这样的寒冬里感受不到一丝温度,踩在雪上的柔软却十分清晰的传达到了,皮靴的圆头已经被打湿。我还是穿着平日里那条裙子,风呼呼的吹着,头发被迫在凌乱中翻飞,尽管如此,我早已麻痹,不觉寒冷。路边零零散散睡到了许多游行归来的人,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伏特加的味道,那是那些可怜的人们在这个情形下唯一的温暖。

记忆中曾经温暖的家,冷清了,没有了昔日被炉火照亮的温暖,没有了昔日的欢声笑语,黑色的墙壁,寂静的房屋,整一个只是在乌云的笼罩下,毫无生气。看那厚重的天空啊,此时此刻,哥哥你还在笑么?

你曾在温馨的餐桌上微笑着说喜欢大家在一起,你曾经在冰天雪地中微笑着说向往南方的向日葵田地。噢,我亲爱的哥哥啊,你可知道,娜塔最爱的就是你的微笑,在橙色的火光中,比炉火更温暖。

多次敲门却无人回应,娜塔要进来了哟……啊呀,已经睡了吗?昏暗的房间中,只有壁炉微微的火光照在你熟睡的脸上。

第一次摸上那条围巾,姐姐送给哥哥的围巾触感十分柔软呢,有它在,温暖就会一直陪伴着哥哥了吧?帮你理好围巾,把向日葵放在你的脸旁,我在另一边躺下,能和哥哥靠的那么近,真的幸福呀……

哥哥是娜塔黑暗中唯一的光……这么想着,不自觉笑了呢,娜塔只要看着哥哥,就会很开心了呢。

“并不是要逃离你,只是不甘心只做你的妹妹,不甘心你对我的称呼只是‘同志’”

“好好睡吧,梦中哥哥将会躺在温暖的向日葵花田。没关系的,一切都会过去,明早起来又是另一个风景。”

“哥哥,娜塔会一直陪着你。”

啊,果然还是希望,哥哥梦中的向日葵花田里能有我呢……

 

第二天清晨,没有温度的阳光慢慢融化着地上的雪,路边的人还是没有醒来,就在不久前的黑夜,他们已经被宣告永远的入住了梦的那一边。

 

 


好久以前的了,果然我很喜欢白俄妹子啊,兄控的共鸣吧(啥?)回来再看的时候发现有些语病改起来好无力=A=就这样吧,还是希望可以把淡淡的伤感和些许的沉痛表达出来呢(希望我的日期没有打错,苏联解体什么的,妈妈口述着地时候就已经觉得很难过,因为快乐和绝望交织而死去的人们啊……是这样的吗?只是我自己的感受而已了)

评论

热度(3)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