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酱西河

填坑不如打滚,废话太多,字数太少

《爱的教育(划掉!怎么可能!)》

“阿尔,把熊二郎还给马修啦,桌子上这些东西又是你弄乱的吧?”“哈哈哈哈,亚瑟能追到我就告诉亚瑟!”真是的,要是当初让那孩子叫自己“哥哥”,或许现在自己的话会更有威严啊。亚瑟看着眼前餐桌上的一片狼藉,心想阿尔着孩子最近真是越来越闹腾了呢。
是的,最近亚瑟好不容易多有了点时间,本想多来陪陪阿尔,顺便也把小马修带过来一起住,没想到多日不见,阿尔虽然长大了好多,初有了少年的相貌,但也不似原来那般乖巧了,与日俱增的是力气与精力,而那多出来的精力,看上去是全都用在捣乱和欺负小马修身上了。几乎每天小马修都会哭着来找亚瑟说他的熊不知几郎又被阿尔抢走了,亚瑟虽然很无奈只有那时候才会现身的马修每天说的熊都不是一个名字,但更令他无奈的是他不忍心太责备阿尔,他也只是个十多岁刚成为青年的人,并不太懂怎么教育孩子,最重要的是,阿尔是他一直以来最疼爱的弟弟啊。
那样平静又偶尔鸡飞狗跳的日子过了一阵,转眼亚瑟的假期就快完了,再过几天他就要返回伦敦,那个整日阴雨绵绵的地方。伦敦的天气自然比不得这里的阳光明媚,想到这儿,亚瑟的心情就和伦敦的惯有天气几乎一个样儿了。终究还是在意阿尔,虽然男孩子在少年时代总没有不会闹一阵的,想当初亚瑟自己也是一个不良少年,虽然现在已经变为了一个标准的绅士,但那样的性格不去管管终究不太好,自己也不是经常能见到阿尔。
于是,出发的前一天,亚瑟第一次(貌似)很正式地把阿尔叫到了跟前。用不太熟练的语言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亚瑟看阿尔脸上的委屈越来越明显,不经意间露出了一种困惑的表情,殊不知在阿尔眼中看来,那困惑十分可爱。“那么,抱歉,阿尔,可以告诉我这几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亚瑟终于想起来问问阿尔心里怎么想的了。
“我本来想着亚瑟好不容易放假,我可以和亚瑟两个人在一起很长时间,可是亚瑟你把马修也带来了,带来也就算了,马修也是我的弟弟嘛,可这几天亚瑟总是在到处找马修,都没时间好好陪陪我……”脱去了稚嫩却也并未成熟的声音里是满满的委屈,说到最后就好像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一样声音越来越下,最后话都没能说完,留了最后一句让亚瑟自己脑补。亚瑟的脑子飞快旋转时,他似乎想起了前几天弗朗西斯打电话了解他家小马修情况时低估过一句什么“故意捣乱来引起注意”什么的,当时亚瑟这只顾着和他吵架没注意他说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有些冷落他了?“好啦阿尔,小马修是我找弗朗西斯叔叔借来的,如果小马修出了什么事,回去那红酒胡子混蛋又会过来找麻烦的,我可不想在和他吵一场让上司批评,来吧,阿尔,把头抬起来?”阿尔听话地抬起了头,眼眶里意外的有一点点泪珠在打着转,大大的湛蓝色眼睛此时更像是荡起了波纹的湖水。“阿尔,听好了,你是我最喜欢的弟弟,没有什么人可以代替。”亚瑟没有发现自己说出了平时难得说出的话,只是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然后俯身吻了吻阿尔的额头,那小家伙立马扑到了亚瑟身上,哭着,腻着,蹭着。
第二天一大早,亚瑟即将乘坐的大帆船停到了海边。太阳刚刚升起,飘在天空中洁白的云软呼呼的,是个好天气。今天亚瑟就将结束假期回到自己的城市,但他的心情却更接近于这里的天气。过两天弗朗西斯会过来接马修,明明说好了一起来送行的,可亚瑟一路上只见到了阿尔。“亚瑟,把腰弯下来一下?”夹板上,阿尔又恢复了平时的元气满满,真的是小孩子呐。亚瑟不知道阿尔要做什么,但还是弯下了一点点腰,“这样?”“不是啦,在下来一点嘛~”又弯下去一点,正想着这小鬼究竟要做什么,突然,阿尔的脸凑了上来,飞快地在亚瑟的脸上亲了一下。面对这意外的亲吻,亚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呆住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脸颊已经染上一层红晕。“亚瑟,我也最爱你的哟,永远最爱你的哟!”
帆船开始了航行,挥手告别后的亚瑟久久不能从那种奇怪的感觉中回过神来,那感觉中包含了太多,有感动,但似乎又不止。阿尔毕竟长大了许多,这使得原本单纯的语言仿佛经历了一系列化学反应一般变得暧昧,baga,那可是你的弟弟啊亚瑟,你在乱想什么啊bagabagabaga!!!
亚瑟不知道,远处目送着他的那个少年此时正满怀雄心壮志,少年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只感受到了心中隐隐约约的希望每天看到亚瑟温柔笑脸的小小心愿。

评论

热度(3)

©盐味酱西河 | Powered by LOFTER